聯絡國際事務處 | 訂閱電子報 | 過期電子報 | 聯絡我們
34
  
給研究生的一封信  A Letter to My Grad Students

給研究生的一封信:2010 印尼臺灣高等教育展後記

 

高文忠教授
應用電子科技學系主任
2010.10.17
 

前兩週,我代表台師大參加印尼台灣高等教育展,訪問了印尼的三個地方:亞齊、雅加達、日惹。當了幾天推銷員,希望有優秀的印尼學生能來台師大讀書。



其中的亞齊之訪,令我至今仍難以忘懷。亞齊人的熱情歡迎,也讓我印象深刻,亞齊省長對此活動相當重視,道路上飄揚著我們這次教育展的旗幟,大學校園內,也佈置了許多看板。



您對 “亞齊” 有印象嗎? 我猜您可能聽過,但可能忘記了,但2004年耶誕節後的南海海嘯,您應該聽過吧。亞齊就是那個被南海海嘯淹死20多萬人的地方,有太多令人鼻酸的故事。而對大多數的人而言,“20萬” 只不過是曾經出現在新聞中的數字。

我不忍心去問來幫我的印尼學生助理的身世,但許多同行的大學老師問了他們的印尼學生助理。答案都很類似:在那場海嘯失去了許多的親人,他們的兄弟姐妹都不見了。2004耶誕節那天,是最後一次與家人相聚。往生的人數多到無法去辨認,只好集體下葬,導遊隨手指了幾塊綠草如茵的地方,然後說: 這裏的每一塊綠地下面都埋了七八千人。

也許您會問:他們為何要住在海邊? 不住在海邊不就沒事了?! 但令人震驚的是:海嘯讓距離岸邊10 公里的地方都淹大水,而且持續幾天。有一艘大船,就橫在馬路上,像 The day after tomorrow 的場景一樣。有另一艘船被沖到離海岸 5 公里的民宅樓上,當然啦,它也救了那一家子的人,房屋的主人也現身說出他們的故事:當他們全家站到屋頂上快被淹沒時,放眼望去一片汪洋,突然間,漂來這麼一艘船,還附送了幾把刀子,他們在船上等了十多小時,水還沒退去,家人饑渴難耐時,又漂來了一些椰子,這些刀子發揮作用了,他說那一艘船與刀子是神送給他們的禮物。當他說到這裏,我看到他眼神中,對神的崇敬。



雖然99% 的亞齊人都是穆斯林,但現在的亞齊在世界各國政府與宗教團體 (基督教,天主教,佛教 …) 的贊助下,陸續完成重建。我看到的是零星的新建築與許多努力活下去的人們,我無法與新聞報導中,偶爾會鬧出恐怖攻擊的回教徒連想在一起,從小孩子們的笑容,也看到了希望。



回到台灣,覺得能好好活著,能做一點有意義的工作,實在是件幸福的事。想想近一年來,SoC Lab(台師大系統晶片實驗室) 也算經歷過不少波折,有人平步青雲,也快拿到博士學位了,但也有人喪失了鬥志,選擇逃避現實,有人則忙於追逐名利,也有人則早已迷失自己,甚至還有人棄SoC Lab如敝屣,也怨天尤人,選了不適合的方向,無法勝任,還會怪老師沒教好他。

我只希望大家要惜福,SoC Lab 的傑出成績,不是一天造成的,也不是一個人所成就的。我也曾告訴許多人:當系主任本非我所願,只希望能為這系上做些對的事,讓這個系能繼續茁壯,這樣才能無愧於心。
人生總是無常,SoC Lab 也一樣,但日子總是要繼續努力過下去,就像亞齊人一樣。